1/3

太田梦莉 x 山本彩 1

慎入。严重ooc。

这位写手已经好几年没写过文了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「那么,太田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」

讲台上的老师敲了敲黑板,把神游的太田从大海中捞了回来。

如溺水后被人救起,积压在喉咙和快要到肺部的水挤了出来之后那般,大脑一片空白。

太田抬起头来望了望老师,在和对方眼睛对上的瞬间又快速低下头。

 

教室里一片沉默。

随后,从天空中飘来的巨响在水面上划出一道波痕,以及令人害怕的光亮。

 

「老师,这一题我会!」坐在前座的男生举高手,甚至已经站了起来。

「老师,如果答对的话有没有奖励啊!」调戏般的声音从另一个角落传来,旁边的人争先恐后的举起了手,带着微笑和吵闹。

 

这样才比较符合讲台上的人会喜欢的场景吧。像自己这样的,只是麻烦。

太田悄悄的抬了抬头,从争先踊跃发言的身体空隙里,把那张带着微笑的温柔表情印在了此时此刻的记忆里。

 

太田知道自己的这份喜欢。

但是,也知道自己是不会告诉她这份喜欢。也许到了明天就会消失的爱恋,也许到了很久很久之后仍然会心有一丝牵挂。

讲台上的那个老师也许最喜欢的牌子是西太后,因为总会在她不同衣服的某个地方看到土星的标志。所以不知不觉中,在下北泽徘徊的时候,太田有意无意的会买下比一般古着都还要贵一些的西太后。并不是很适合自己的装扮。但是,

「想要成为你」

太田不知道在哪里知道这句话。以及在此时此刻就稀里糊涂的用了这句话。自然是觉得有些中二,也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好笑。

相爱会让人变成笨蛋。但是单恋的时候会时而清醒。

 

快要放学的时候举手去了厕所。坐在马桶上看完了一篇不明所以的手机小说。

在中途的时候,从厕所那扇小小的窗户看到灰暗的天空,以及听到了越来越大的雨声。

倾盆大雨,和上课的时候一模一样的吵闹,令人烦躁。

 

班上的人应该都走完了吧。

 

不想和人一起回家,但是被邀约了就无法拒绝。

所以才躲到了这里,躲到了现在。

 

太田收起了手机,缓慢的走在有些昏暗的走廊上。现在的世界充满了冷色调的灰暗,就像是推理片一样。

路过教职员的时候听到了有些响声。看着紧紧闭上的大门,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些不安。

这当然不属于自己的事,他人不管怎样都和自己没有关系。可是,为什么会不安。

 

太田最终转向了那道教职员室的方向,凸起中指的关节敲了敲门。

里面的响声戛然而止。

然后是无尽的寂静。

 

太田拉开了门,看到了那个让学生们敬而远之的中年教导主任推着眼镜走了过来,比平常还要凶狠的表情看着太田。「下课了就要早点回家吧?」

太田翘起了嘴角「我有些问题想问问山本老师。刚刚在教室做作业不小心做到了现在」

「欧?是吗?」教导主任两手抓着洗到有些脱色的西装型外套扯了扯。「问完就早点回去」

「明白」

 

在学生面前,仍然是衣冠禽兽。

 

走进教职员室,坐在靠窗位置的山本头发有些凌乱。眼泪在精致的妆容上留下了痕迹。不是简单就擦得掉。

太田抓着书包,歪着头看着没有像上课的时候那样看着自己的老师。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也不是很想说些什么。

「下雨了」相反是对方先开了口。

「嗯」

 

「不问为什么吗」

「不用问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吧」明明如此喜欢,却没办法用最温柔的口气和她说话。坏学生与最受欢迎的老师,自然是没有完美的磁场。

「所以你有什么问……」题的音节还没有发出来,就被雷声吞噬。


山本终于抬起了头,用那双自己平时再熟悉不过的眼神看着自己。「没有事的话你先回家吧?今天谢谢你」

大人不愧是大人。太田撇了撇嘴,点了头,「老师你注意安全」


这才是结局吧。没有什么英雄救美,没有什么下雨天为契机的情愫环绕。

老师和学生,太田只是用一只手指头阻止了随时可能发生的职场骚扰。对方对自己的感谢,也许会体现在期末成绩上,只是希望她上课的时候不要再点自己发言了。


像是往常的下雨天一样,嫌伞重的太田淋着大雨回家之后就直接进了浴室。从头湿到尾,黏在脚上的袜子在木地板上沁出一个又一个水印。等妈妈回来又会骂的吧。等洗完澡再慢慢擦掉也无所谓,高中生永远都会比困在职场的大人们早到家。


然而,

然而在泡澡的时候就隐隐约约的听到了门铃声。想着也许是自己网上买的快递,不过总会放不在联络票的,所以就算这次没拿到,快递也会在自己合适的时间到自己的手上。

所以太田滑了滑手机,把手机小说滑到了下一页。


洗完澡已经是一个小时后。泡的太久在从浴缸中站起来的时候有些头晕。

先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牛奶,一边喝着一边走到大门处打开信箱准备拿不在联络票。


没有。


所以刚刚是谁?

已经那么久了人肯定都走了,即便如此太田还是通过猫眼看了一下门外。


惯用的右手拿着牛奶,只能用左手别扭的打开大门。山本站在门外,自然是浑身湿透。

「老师?」

「可以进去说话吗?好冷」

「请进」


站在玄关处的人,穿着湿透的黑色西装,湿透的长发,发尾有些淡淡的红色。

太田撤下披在自己肩上的毛巾,傻傻地递给了对方。

山本接过毛巾,抬头望向太田。


「我很担心你」


「老师,你在说什么?」太田装作没事的喝了一口牛奶,然后把瓶子放在了鞋柜上。装模作样,这样的事情自己再擅长不过。「说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会让学生困扰的」太田顿了顿,「而且,该担心的不是你自己吗」


担心你的职场骚扰吧。

还是说你在担心我会破坏你的课堂。

如果是后者的话,我觉得你大可放心。


可是对面的山本却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受到半点打击。至少看起来是这样。

「为什么要拒绝他人呢?」

「我拒不拒绝是我的生活方式吧?关你一个学校的老师什么事」求求你快点离开我的视线,剧烈的心跳像是要杀死自己般。

「如果我告诉你,我也喜欢你呢?」


「也?」太田放松了抓紧衣角的手。


「你知道吗,再冰冷的眼神藏不住炙热的喜欢。至少身为高中生的你还没有这种能力。」山本直直的看着太田,和在此之前课堂中叫他发言的时候一样。

「那么大人就有吗」

「那么大人就有。」山本的陈述语句,太田读不出感情。却感觉自己像是在战役中败下阵来的将军,输得彻底。

「大人真的很狡猾啊」


太田缓缓的抬起了手,伸向了山本。

而山本也在下一秒握紧了太田。

「大人真的很狡猾啊」太田又说了一遍,拉着山本走进了仍然充满雾气的浴室。



环绕在耳边,带着山本独特沙哑嗓音的呻吟。然后是屋外的雷鸣,轰隆一声在胸腔中回响。

「你看,上天也不允许这一层关系」

「即便……如此……」

屋外的响雷再一次打断了山本的话。

「你也可以不要说话的」太田轻轻的在山本的耳边吹气,然后舔了一下她金属制的耳钉。

「即便如此……我也会成为你的避雷针」

「说这么浪漫真不像在讲台上讲着伦理的老师」太田恶作剧般曲了一下手指,让身下的人因为颤抖而在浴缸里激起一层一层的水纹。



就像是在大海中一样。


一起沉下去吧。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太田梦莉 x 山本彩 『避雷针』